珠海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财经纵横」刘尚希:减税降费要着力发挥好引导预期的作用

www.junyehr.com2019-10-10

  长安街读书会2019.9.15我要分享

  刘尚希:减税降费要着力发挥好引导预期的作用

  财经纵横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刘尚希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上表示,减税降费要着力发挥好引导预期的作用。稳预期的减税降费,能够更好地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稳预期的减税降费能更好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刘尚希通过梳理近些年来的减税降费将其归纳为三种类型。一是扩内需的减税降费,二是降成本的减税降费,三是引导预期的减税降费。这三种类型的减税降费也可以指三种效应,可能有扩内需的效应,可能有降成本的效应,可能有引导预期的效应。三种效应也可以理解为三种政策目标,一个是扩内需的政策目标,一个是降成本的政策目标,一个是引导预期的政策目标。

  刘尚希对这三种减税降费类型进行了分析。首先,扩内需的减税降费是最容易操作的。政府的税收收入少了,老百姓和企业的可支配收入就增加了,也就扩大了内需。其次,降成本的减税降费有一定的针对性。这种方式更多的是针对企业,在税种的选择上也要针对企业来考虑。由于企业在不同的产业,在设计减税降费时要考虑产业类型,是普惠式地降还是结构性地降,这也是不一样的。最后,稳预期的减税降费的操作难度是最大的。以前的减税降费,减了就意味着增加了可支配收入、扩大了内需、减轻了企业负担。但引导预期就不一样,既要考虑短期预期,也要考虑长期预期,这就涉及减税降费的方式问题。

  “要发挥引导预期的作用,这就对减税降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是只把税减了、把费降了就行,而是如何让减税降费真正地降低不确定性,给企业创造一个更具确定性的、风险更低的环境,从而增强企业对未来盈利的可预期性。”刘尚希表示,从当前来看,微观主体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并且这些风险都是企业无法防范化解的,这就变成了预期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减税降费,去对冲一些不确定性因素,降低企业的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

  刘尚希进一步指出,过去减税在税基上的操作比较多,如税前扣除,对小微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在抵扣上的政策支持等。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负担,扩大了内需。但通过税基来减税,很难起到引导预期的效果,因为在税基上的减税,透明度不高,政策容易碎片化,会有很多人不清楚如何享受减税政策,不利于整个社会心理的稳定,对企业来说操作成本也比较大,难以达到稳预期的目的。而当前从税基减税转到从税率减税,从过去的特惠式改成普惠式减税,从理论上看更有利于稳定企业的未来预期。

  通过降低税率来减税,其影响是多方面的。首先,从社会心理层面来讲,心理效应更大。税基式的减税和税率式的减税方式,从结果上来看,可能减少的税收差不多,但给社会心理带来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其原因就是税率上的减税将减税摆在了明处,大家能感受到税率的变化,短期的获得感更强。其次,减税透明度变高,这样有利于引导预期。最后,确定性更强,有利于增强企业对长期的可预期性。

  刘尚希表示,这种税率式的减税同时还能实现减轻企业负担、降成本,增加纳税人可支配收入等。能稳预期的减税降费,势必也会产生扩内需、降成本的效应。所以,从当前更需要稳预期的角度来考虑,从税基式的减税转向税率式减税是正确的选择。此外,从特惠式减税转向普惠式减税,也更能有效引导预期。

  政策与改革结合形成整体的预期引导效应

  如何判断减税降费的效果?在刘尚希看来,从短期观察,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对经济产生了积极作用。今年增值税税率降低实施以来,对一些行业和企业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如利润增加、研发费用增加、雇佣人员增加、工资提高、生产规模扩大、销售价格下降等。但从整体看,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预期不稳仍是最突出问题。如何增强信心,进一步稳定企业预期,是当前宏观政策,也是减税降费政策完善的方向。

  刘尚希认为,要考虑整个税制与产业结构的关联性,以及社保给付的标准、年度的增长率以及整个社保体制、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等。对这些因素进行综合考虑、整体设计,才能真正完善税制和社会保险制度,既能减轻企业负担,又能有效引导预期。

  刘尚希说,税收制度的完善,要从整体出发,逐步实现整体性重构。当前减税,就结合了税制改革,而不仅仅是将其作为一项短期政策来实施。从完善税制的角度去考虑减税政策,把税负降下来,实现短期政策目标,同时税制得到改善,使税制简化,透明度更高。如何重构税制,形成“创新友好型”的税收制度,是税改的重大任务。“低税率、宽税基、严征管”的税制架构应是未来税改的目标模式。通过税收制度的完善、征管能力的提升,微观主体可以更好地来规划未来、明确预期,这样才能从整体环境的优化上更好地促进微观主体预期的稳定。从这点考虑,减税降费要结合政策、税收制度、征管制度、社保制度、征缴制度等来综合考量,形成整体解决方案。因此,减税降费与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揽子方案,更有助于稳定预期。

  此外,稳预期不仅要考虑市场预期,也要关注如何稳定地方政府的中长期预期。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收入划分、地方税体系健全、可持续养老保险等方面的改革都是难题,要有前瞻性考虑,加快启动相关改革,以改善地方的中长期预期。

  更多精彩请点击

  注:授权发布,转载须统一注明来自长安街读书会公众平台:changanjie-read。

  本期责编:赵乾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在第22个世界读书日到来之前,经民政部、文化部等相关主管主办单位报备批复,长安街读书会牵头发起成立“全民阅读促进委员会”,作为全国性的人民团体,该机构将通过开发利用全国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大中院校的全民阅读文化资源,促进全民阅读活动深入开展。并以党建为先导,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支撑,努力继承周恩来总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遗志,深入“研读经典”,让“全民阅读”形成人人参与的氛围,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收藏举报投诉

  刘尚希:减税降费要着力发挥好引导预期的作用

  财经纵横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刘尚希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上表示,减税降费要着力发挥好引导预期的作用。稳预期的减税降费,能够更好地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稳预期的减税降费能更好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刘尚希通过梳理近些年来的减税降费将其归纳为三种类型。一是扩内需的减税降费,二是降成本的减税降费,三是引导预期的减税降费。这三种类型的减税降费也可以指三种效应,可能有扩内需的效应,可能有降成本的效应,可能有引导预期的效应。三种效应也可以理解为三种政策目标,一个是扩内需的政策目标,一个是降成本的政策目标,一个是引导预期的政策目标。

  刘尚希对这三种减税降费类型进行了分析。首先,扩内需的减税降费是最容易操作的。政府的税收收入少了,老百姓和企业的可支配收入就增加了,也就扩大了内需。其次,降成本的减税降费有一定的针对性。这种方式更多的是针对企业,在税种的选择上也要针对企业来考虑。由于企业在不同的产业,在设计减税降费时要考虑产业类型,是普惠式地降还是结构性地降,这也是不一样的。最后,稳预期的减税降费的操作难度是最大的。以前的减税降费,减了就意味着增加了可支配收入、扩大了内需、减轻了企业负担。但引导预期就不一样,既要考虑短期预期,也要考虑长期预期,这就涉及减税降费的方式问题。

  “要发挥引导预期的作用,这就对减税降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是只把税减了、把费降了就行,而是如何让减税降费真正地降低不确定性,给企业创造一个更具确定性的、风险更低的环境,从而增强企业对未来盈利的可预期性。”刘尚希表示,从当前来看,微观主体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并且这些风险都是企业无法防范化解的,这就变成了预期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减税降费,去对冲一些不确定性因素,降低企业的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

  刘尚希进一步指出,过去减税在税基上的操作比较多,如税前扣除,对小微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在抵扣上的政策支持等。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负担,扩大了内需。但通过税基来减税,很难起到引导预期的效果,因为在税基上的减税,透明度不高,政策容易碎片化,会有很多人不清楚如何享受减税政策,不利于整个社会心理的稳定,对企业来说操作成本也比较大,难以达到稳预期的目的。而当前从税基减税转到从税率减税,从过去的特惠式改成普惠式减税,从理论上看更有利于稳定企业的未来预期。

  通过降低税率来减税,其影响是多方面的。首先,从社会心理层面来讲,心理效应更大。税基式的减税和税率式的减税方式,从结果上来看,可能减少的税收差不多,但给社会心理带来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其原因就是税率上的减税将减税摆在了明处,大家能感受到税率的变化,短期的获得感更强。其次,减税透明度变高,这样有利于引导预期。最后,确定性更强,有利于增强企业对长期的可预期性。

  刘尚希表示,这种税率式的减税同时还能实现减轻企业负担、降成本,增加纳税人可支配收入等。能稳预期的减税降费,势必也会产生扩内需、降成本的效应。所以,从当前更需要稳预期的角度来考虑,从税基式的减税转向税率式减税是正确的选择。此外,从特惠式减税转向普惠式减税,也更能有效引导预期。

  政策与改革结合形成整体的预期引导效应

  如何判断减税降费的效果?在刘尚希看来,从短期观察,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对经济产生了积极作用。今年增值税税率降低实施以来,对一些行业和企业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如利润增加、研发费用增加、雇佣人员增加、工资提高、生产规模扩大、销售价格下降等。但从整体看,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预期不稳仍是最突出问题。如何增强信心,进一步稳定企业预期,是当前宏观政策,也是减税降费政策完善的方向。

  刘尚希认为,要考虑整个税制与产业结构的关联性,以及社保给付的标准、年度的增长率以及整个社保体制、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等。对这些因素进行综合考虑、整体设计,才能真正完善税制和社会保险制度,既能减轻企业负担,又能有效引导预期。

  刘尚希说,税收制度的完善,要从整体出发,逐步实现整体性重构。当前减税,就结合了税制改革,而不仅仅是将其作为一项短期政策来实施。从完善税制的角度去考虑减税政策,把税负降下来,实现短期政策目标,同时税制得到改善,使税制简化,透明度更高。如何重构税制,形成“创新友好型”的税收制度,是税改的重大任务。“低税率、宽税基、严征管”的税制架构应是未来税改的目标模式。通过税收制度的完善、征管能力的提升,微观主体可以更好地来规划未来、明确预期,这样才能从整体环境的优化上更好地促进微观主体预期的稳定。从这点考虑,减税降费要结合政策、税收制度、征管制度、社保制度、征缴制度等来综合考量,形成整体解决方案。因此,减税降费与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揽子方案,更有助于稳定预期。

  此外,稳预期不仅要考虑市场预期,也要关注如何稳定地方政府的中长期预期。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收入划分、地方税体系健全、可持续养老保险等方面的改革都是难题,要有前瞻性考虑,加快启动相关改革,以改善地方的中长期预期。

  更多精彩请点击

  注:授权发布,转载须统一注明来自长安街读书会公众平台:changanjie-read。

  本期责编:赵乾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在第22个世界读书日到来之前,经民政部、文化部等相关主管主办单位报备批复,长安街读书会牵头发起成立“全民阅读促进委员会”,作为全国性的人民团体,该机构将通过开发利用全国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大中院校的全民阅读文化资源,促进全民阅读活动深入开展。并以党建为先导,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支撑,努力继承周恩来总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遗志,深入“研读经典”,让“全民阅读”形成人人参与的氛围,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爱彩票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河北快3 河南彩票 极速11选5 中国福彩网 江苏快三